內蒙古污染地辦學,環評報告呢?
2018-05-18 郝成 閱讀:



300多名師生,在使用過400多公斤氰化鉀未處理、且發現13公斤氰化鉀成品的毒地,教學、生活兩個學期,被媒體曝光后,師生離開卻未體檢,更無人被問責。發生在內蒙古首府呼和浩特市中心的這起“毒地辦學”事件,曾被企業向內蒙古紀委、環保廳舉報多次,卻未有回復。


近日,呼和浩特中級法院紀檢組書記石永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稱,針對企業舉報玉泉區法院副院長蘇和將毒地交給同學辦學一事,中院曾介入調查。但未發現違法違規行為,不過,“毒地辦學”涉及玉泉區法院管理問題,相關人員被記過。


石永還透露,當地政府曾針對“毒地辦學”成立調查組展開調查。但記者就此聯系到玉泉區區長云鑒核實時,云鑒在4月30日稱會回電話給記者后,至今未作回應。內蒙古環保廳方面則在4月28日與記者建立聯系后,至今未作回應。


目前,曾用于辦學的毒地,被檢測出有關物質最高超標200多倍,由當地街道辦派人看守,周邊50米內有兩所小學。誰是毒地主人?由誰處理毒地?這些事關公眾安全的重要問題,似乎仍是一個謎。


曾向紀委舉報9次


赫邦公司方面提供的資料顯示,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里,該公司至少向內蒙古紀委舉報了9次,但卻未能收到任何回復。


赫邦公司在2015年通過司法拍賣,競得原內蒙古外貿工藝品地塊及建筑物。該公司在2016年應玉泉區法院要求,前往配合被執行人搬家時,發現廠區內有13公斤氰化鉀成品,隨后又發現工藝品廠在停產前曾使用400公斤氰化鉀卻未做任何處理。


彼時,呼市悅鑫電子工程職業技術學校(以下簡稱“悅鑫學校”),正在工藝品廠內辦學,其300多名師生住宿、餐飲、教學均在廠區內。而赫邦公司方面舉報稱,在發現13公斤氰化鉀成品后,玉泉區法院副院長蘇和將廠區鑰匙交給了悅鑫學校的黃麗珍校長,且現場有多人見證。


當時,赫邦公司雖已經取得相關產權證書,但并未與玉泉區法院完成交接。赫邦公司方面在咨詢律師后,認為玉泉區法院在拍賣前并未告知廠區存在污染風險,明確表示在未有環評報告前,拒絕接收該地塊。


此后,赫邦公司對悅鑫學校在廠區內辦學進行了數次公證,并開始向內蒙古紀委舉報玉泉區法院及其副院長蘇和。


悅鑫學校在廠區內辦學近兩個學期后,2017年4月,由玉泉區政府委托的環保監測公司作出了砷超標的檢測報告,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對此事進行了曝光。悅鑫學校隨即搬離。


但玉泉區教育局局長陳長青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采訪時稱,由于當時沒有師生表示不適,所以未對師生進行體檢,也未對學校進行進一步查處。而黃麗珍則表示,由于教育局責令其不得私自接受媒體采訪,針對她的采訪需經過教育局同意。


此外,赫邦公司方面還曾向內蒙古環保廳多次舉報。4月28日,記者與內蒙古環保廳建立聯系,并多次追問,但直至發稿時,未獲得任何回應。


強迫企業接收毒地


2017年8月,在玉泉區法院副院長云建軍主持下,玉泉區檢察院、玉泉區政法委、街道辦事處等部門的工作人員,還有具體辦案的馮政法官、中院紀檢李永宏法官及公證處工作人員見證下,試圖將“毒地”強制移交赫邦公司。


玉泉區法院宣稱,其依據由玉泉區環保局委托內蒙古富源新紀檢測公司(以下簡稱“富源新公司”)出具的“無害”檢測報告,表示要將原工藝品廠移交赫邦公司。


“當時與會人員說過,這就是移交,強制移交,我們立即表示不同意。”赫邦公司方面稱,他們當即表示由于富源新公司并無室內空氣檢測資質,且玉泉區環保局也認同這一問題,故上述“無害”報告不足為憑,另外還有更多報告顯示該地塊屬于“毒地”。


事實上,針對這一地塊,曾有四份檢測報告,每份報告的委托方、檢測公司、報告內容均不同。四份檢測結果,簡單概括可以稱之為:一份“無毒”、一份“有毒”、一份“無害”、一份“劇毒”。


在一份錄音中,玉泉區環保局官員曾承認,其委托的富源新公司不具備室內空氣檢測資質。而該局給出的另一份書面回復則稱,四份報告引用數據標準有誤,該地塊屬于“疑似污染地塊”。其回復中更指出,富源新公司系內蒙古環保廳向其推薦的檢測企業。


而赫邦公司委托深圳市宇馳檢測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作出的報告稱,在經過近半年多點位、多頻次檢測后,土壤中銅、鋅、鎳、鉛、銀、銻超標1.8倍到216倍不等,土壤中氰化物最大濃度超標19.6倍。抽檢的44個房間內空氣中砷及其化合物、砷化氫、氨氣全部超標,其中砷及其化合物最大濃度超標15.7倍,砷化氫最大濃度超標13.3倍,氨氣最大濃度超標226倍,汞及其化合物最大濃度超標12.17倍,甲醛最大濃度超標1.8倍。


區領導拒作回應


4月30日,記者致電玉泉區區長云鑒,對方接通電話后稱,自己正在開會,會給記者回電話。此后記者將采訪問題用手機短信發給云鑒。


5月7日,記者再次致電云鑒,他在拒接后回復短信稱,會稍后給記者回電話。但直至發稿時,云鑒未對短信及電話作任何正面回復。


而根據相關法規,在2010年前后停產的原內蒙古外貿工藝品廠,其作為企業主體已經改制并逐步“消失”,這種情況下,應由當地區政府負責處理“毒地”,以實現環境達標,此后才能進行司法拍賣。


不過復雜的是,工藝品廠停產后,廠區還曾租給郵政等單位使用。2017年冬天,在廠區已經由附近街道辦派人看守之后,石東路派出所多名民警曾帶人進入,在砸了五道鎖后,開啟了地塊內西南角的鍋爐房,并進行施工后啟用。一份由該派出所出具的證明,證實了這件事,但宣稱此舉系應政府要求進行。


玉泉區公安分局紀檢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稱,他們曾調查此事,但了解到派出所之所以砸鎖,是因為工藝品廠地塊內的一個鍋爐房,是周邊供暖中轉點,周邊居民在反映供熱溫度不達標一個月后,經政府相關部門開會,決定將鍋爐房作為中轉點啟用。


這位人士稱,他了解此舉是在市政專門會議紀要的指導下進行的,但他也承認,他并未見過這個所謂的紀要或其他文件。


記者獲得工藝品廠遺留的1973年至1988年的材料購買使用賬單(缺1979、1986、1987年賬)。粗略統計,這13年中,這家工藝品廠使用了400公斤氰化物,其中氰化鉀255公斤、氰化鈉140公斤。此外,統計發現這段時間內,還有3152公斤硫酸、2530公斤磷酸、1610公斤硝酸被使用。出現在材料賬上的化學品有近50種。


但該廠老職工稱,其在30多年生產中,從未進行任何環保處理,對氰化鉀的使用,也未經相關部門登記備案。此外,該廠區院內下水道里,至今存有氰化物使用殘液未處理。

单机四人麻将电脑版 福建时时码表 浙江福彩快乐12前三直走势图 北京快3app下载 2019白小姐开奖网站 陕西福彩20选8中奖说明 内蒙古时时11选五走势图 极速时时75秒官方 动物总动员走势图100期 北京pk10开奖 香港王中王宝典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