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A股市場“掃貨”
2018-08-13 李在磊 閱讀:

2018年4月11日,在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期間舉辦的國企改革分論壇上,國務院國資委主任肖亞慶表示,中央企業和國有企業將率先實現高質量發展,率先擴大開放。

    近三個月以來,已有超過15家A股上市公司的控股權轉移至國資,總市值超過1149億元。


    大舉掃貨,緣于此輪去杠桿力度空前,不少上市企業流動性枯竭,而國資攥著大筆資金。


    國資接盤A股企業,更深層次原因是國資管理從“管資產”到“管資本”的模式轉化。

    2018年7月25日,北京金一文化發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一文化”)發布公告稱,大股東以“1元”轉讓股權,公司實際控制人變更為北京海淀區國資委。


    金一文化2014年上市,是一家貴金屬工藝品生產企業,上市以后,公司走上高負債、高并購的激進擴張道路,營收沖進行業第二。為了募集資金,大股東數十次質押股權,質押比例超過90%,2018年5月,因股價持續走低,實際控制人質押的股票觸及平倉線。


    金一文化易主后不久,2018年7月29日,山西最大的民營煤炭企業美錦能源發布公告稱,公司實際控制人有可能變更為山東省國資委。


    此外,當代東方、天海防務、宜安科技、大富科技、科陸電子等多家上市公司,近期均發生控股權轉移,新的實際控制人皆為地方國資。


    Wind數據顯示,近三個月以來,已有超過15家A股上市公司的控股權轉移至國資,總市值超過1149億元。


    國資在資本市場大舉收貨,緣于此輪資本市場去杠桿力度空前,不少上市企業流動性枯竭,而國資正攥著大筆資金。


流動性危機

    金一文化原控股股東為上海碧空龍翔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碧空龍翔”)。協議顯示,碧空龍翔的控制人鐘蔥、鐘小冬將其分別持有的碧空龍翔69.12%、4.2%的股權,轉讓給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資本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科金集團”)。


    海科金集團隸屬于北京市海淀區國資委,是面向科技型中小微企業的金融服務平臺,也是海淀區集債權、股權、資管、輔助四大金融服務于一體的科技金融服務集團。


    “擴張太猛了,現金一抽走,就緊張了。”接近海科金集團的趙峰解釋。趙峰見證了此輪收購,并做了詳盡的盡職調查,“大部分門店都去看了,跑了幾個月”。


    趙峰說,作為黃金珠寶行業迅速崛起的巨頭,金一文化有大量融資在上半年到期,去杠桿的環境下,這些債務不再續貸,被抽走30億元的流動性,公司經營隨即陷入困境。


    他還介紹,金一文化與海科金集團的交易原本是圍繞如何補充流動性展開的。最初的交易方案為:海科金集團出資十幾億元,直接受讓上市公司20%的股權,從而完成收購。


    但是,這一方案遇到了阻力。一方面,質押后的股權已被凍結,很難完成過戶;另一方面,如果直接出資收購,收購資金會被大股東用于還債,公司賬面依然缺錢,“上市公司缺錢去經營,去周轉,問題還是沒解決”。


    于是,雙方調整為現在的收購方案。根據股轉協議,海科金集團承諾,將通過新增授信、注入資金、提供外部融資等方式,提供不低于30億元的流動性。


    趙峰還透露,金一文化原控制人為了緩解資金鏈緊張,曾想過很多辦法,但是根本問題始終得不到解決,“不是它一家,有很多家,整個市場流動性在收縮”。


    2018年7月24日,當代東方公告稱,山東國資委旗下的山東高速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擬對公司進行不超過29.99%的股權投資,成為當代東方新一任控股股東。當代東方相關負責人對外表示,“希望利用山東高速資金優勢,解決行業痛點”。


    當代東方主營業務相當多元,包括文化藝術、房地產、物流、礦業以及影視劇投資。據當代東方一季報披露,上市公司報告期內的短期借款增長了46.46倍,短期借款金額高達4.65億元。


    2018年7月2日,天海防務發布復牌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劉楠,擬將控股權賣給揚中市政府全資持股的金融平臺揚中金控。公告稱,股權轉讓可以解除高質押風險,緩解債務壓力,拓寬公司融資渠道。


    Wind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6月22日,A股市場有3349家公司股票質押尚未解除,占A股總數量的94.93%,股票質押總體規模達5.36萬億元。


    在A股持續下跌的背景下,許多上市公司股東股權質押面臨平倉考驗。安信證券2018年6月一份報告指出,估算彼時平倉線以下市值規模約為9351億元,較年初的4593億元增加103.6%,如果市場再分別下跌10%、20%、30%,平倉線以下市值規模將增加3057億、6129億、10153億元。


    “現在能救它們的,只有國有企業了。”長城證券并購部總經理尹中余表示,近來,國資接盤A股上市公司的案例的確很多,相對而言,國有企業的融資渠道,一直比民營企業通暢很多。


    他說,一段時間以來,股權質押是上市公司融資的主要途徑,但2018年4月27日,央行聯合證監會、銀保監會發布《關于加強非金融企業投資金融機構監管的指導意見》,對股權質押融資方式進行了限制。監管新規出臺后,股權質押受到很大影響,被動爆倉的情況比比皆是。


資本市場的新節奏

    山東一家民營不良資產公司項目經理李海仟說,最近,不良資產市場又迎來一波牛市,預計會出現上萬億的不良資產市場,其中不乏資本市場的壞賬、爛賬,大部分為流動性出現了問題。


    Wind數據顯示,2018年5月,民企凈融資額為-131.12億元,6月凈融資額僅微增188.47億元,較2017年的576.00億元大幅減少,7月民企凈融資額又轉為負值,為-205.66億元。


    “企業債發不出去,股權質押爆倉,到處缺錢。”廣州一家券商工作人員說,市場成交量持續萎縮,民營企業從銀行融資素來有難度,股權質押路徑封死后,融資更是難上加難,以往較為活躍的私募基金,資金實力也大打折扣。


    光大證券研究統計,從2014年開始,截至2018年7月13日,債券市場共有67個主體發行的132只債券發生了違約,規模達993億元。而國有企業自2017年以來,尚未出現新增違約。


    央行公布的數據顯示,2016年國有企業新增貸款6.9萬億,占據78%的新增企業貸款,而民企新增貸款僅為1.5萬億,只占新增貸款的17%。而在2013年以前,民企占增量信貸的比重接近60%,國企的占比只有34%。


    海通證券分析師姜超公開撰文稱,最近三四年,從融資規模來看,國企信貸狂飆猛進,民企信貸一路萎縮。從融資成本來看,國有企業通過銀行貸款、債券融資、股權融資和其他融資方式的融資成本,都低于民營企業。


    趙峰說,收購前,海科金集團評估過自身實力,除了自有資金外,還有諸如基金等多種“找錢”方式。最重要的是,國資入主后,可以給金一文化融資提供擔保,增強其信用,多家金融機構將“繼續提供資金支持”。


    除了金一文化,這一波行情中,海淀區國資系統還獲得了三聚環保(300072.SZ)的控制權。趙峰認為,海淀區要打造全國性的科技創新中心,而且還要分擔北京市“文化中心”的職能,均需要在產業布局上有所作為,“不是瞎買,買的上市公司都跟海淀的產業政策、發展定位有關”。


從“管資產”到“管資本”

    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至今,共有18家上市公司的接盤方或擬接盤方具有國資背景。其中,11家地方國資成為主力軍。


    這些進駐上市公司的國資平臺,從職能上看,大部分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或者是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旗下投資板塊的公司。


    按照《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國務院關于改革和完善國有資產管理體制的若干意見》有關要求,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改革試點,已于2016年展開。


    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教授陳欣說,國有資本證券化,正是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發展的一個主要方向。資本市場上,對于殼資源的需求一直比較旺盛,價格居高不下,此次下行行情比較罕見,對于國資來說是個好機會,“幾個億就可以控制一家公司,前所未有的便宜”。


    2018年7月30日,國務院發布國資改革重磅文件《關于推進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改革試點的實施意見》,首次明確了對國有資本投資和運營公司的政府直接授權模式。


    之所以會發生這樣的轉變,北京市海淀區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主任魏開鋒向南方周末記者解釋,國有企業正在從全民所有制向公司制改革。以往的國有資產管理體制,是“管人、管事、管資產”,只設總經理,沒有股東會,國企管理聽從行政指揮,股東會職能由國有資產監管機構行使。如果是國有獨資企業,這一套機制尚且行得通,但是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之后,則會遇到很多矛盾。


    “混改之后,還是這樣就沒道理了,別人也是股東,不能剝奪股東權利。”魏開鋒說,混改之后,國資監管機構只能根據股權占比,對董事進行提名,以及行使監管權利,漸漸由從“管人、管事、管資產”,過渡到“管資本”。


    并購研究機構添信資本指出,國資接盤A股企業,更深層次原因是國資管理從“管資產”到“管資本”的模式轉化。


    其中,一類國資公司,成立目的是投資某一特定的新興行業,往往投資了不少初創型企業,項目有較大融資壓力,但是所投企業不一定能達到上市標準,獲得上市公司控制權后,國資公司可利用并購重組方式實現旗下資產上市;另一類國資公司本身從事國有資本運營業務,獲得上市公司控制權可實現旗下優質資產證券化。


    魏開鋒介紹了國資投資公司與國資運營公司的職能與區別。簡單來說,投資公司需要進行實業經營、以控股為主,經營公司則不過多參與具體經營,以財務性持股為主,主要進行股權流轉、資本運作。


    例如主導金一文化、三聚環保收購的北京市海淀區國有資本經營管理中心,扮演的便是國有資本運營公司的角色;正在籌建的北京市海淀區國有資產投資經營有限公司,扮演的則是國有資本投資公司的角色。兩者有較強的關聯度,但也各有側重。


    “為了發展一個產業,可能去大規模投資一個公司。”他說,投資公司是為解決重大產業布局,利用國資資源,把產業做大做強,“有時候也需要退出,或者是賣掉”。


    運營公司則不同,更主要的是對于資本的運行和調整,“比如說,有股權劃給你,要通過資本的手段來運營,有可能退出,也可能適當增持,有進有退,循環流動”。

(應受訪者要求,趙峰為化名)


本文來自:南方周末

单机四人麻将电脑版 福彩3d各省销量排名中彩网 河南快三一定牛跨度图 2014吉林快3开奖结果 秒速时时个位杀号 晚秋一句定三码字谜汇总 新时时中奖规则 2017香港全年马会资料 吉林时时规则 澳洲幸运5计划群 快三助手江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