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系“大盜”孟偉的7重身份曝光,揭秘治污者淪為“污染源”的驚人內幕
2018-08-31 山少爺 閱讀:

    自去年以來,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院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孟偉嚴重違紀案震驚各界。近日,中國紀檢監察報再次發文通報案件內情,以儆效尤。長期以來,孟偉游走于學政商界的多重身份被曝光。


勾結商人的掮客

    官商勾結、非法斂財是落馬官員最常見的罪行,孟偉的斑斑劣跡中也包含此條。


    在孟偉的眾多利益鏈條中,其同鄉韓某某是典型的一個。在孟偉的“運作”下,韓某某的公司在短短幾年間就從一家搞廢品回收的“小作坊”發展為擁有50多家子公司的集團公司。


    2014年,在孟偉的“助推”下,韓某某公司興建的工業園區在硬件設備都未達標的情況下順利通過驗收,成為國家生態工業示范園區。之后,該園區因為嚴重的污染問題引發了當地群眾圍堵園區大門的群體性事件。


    韓某某說:“我給孟偉送錢了,所以敢找他辦事,10萬元能辦成的事,我就給他送20萬,這樣他就得按照我的要求給我辦事。據辦案人員介紹,孟偉僅從韓某某處就收受了數百萬元的好處費。


    落馬后,孟偉在懺悔書中寫道:“商人的投資一定是要收回成本的,我只看到了燈紅酒綠、歌舞升平,沒有看到陷阱和危險,錯把誘餌當成了美食。”


    事實上,在官與商、權與錢的交換中,官員表面上耍足了威風、吃足了油水,實則淪為了商人攫取利益的工具。在這場交易中,商人付出的不過是其做生意的成本,而官員收下的則是葬送自己前程的罪狀。


監守自盜的學界大盜

    違規轉讓股權造成國有資產巨額損失是孟偉的又一罪行。長期以來,孟偉利用職務之便非法牟取利益,把國家科研機構當成了自留地,把重大科研項目當成了賺錢的商品。


    2006年2月,國家推動“水專項”, 包含16個科技重大專項,而“水專項”技術總師即是孟偉。但不幸的是這個新中國成立以來投資最大的水污染治理科技項目當成了“唐僧肉”。據辦案人員介紹,許多單位都以向孟偉輸送利益的方式承擔“水專項”的課題。


    時任浙江某大學教授陳某某為爭取在“水專項”中設立課題,向孟偉送了幾十萬元;杭州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為參與“水專項”,以咨詢費名義送給孟偉近百萬元;北京某環保公司送上大額現金后,承擔了“水專項”某課題,成為公司上市的重大利好,如此等等。


    孟偉的非法行為導致知名專家想要承擔“水專項”課題很困難,但其學生、同學、同事和朋友卻輕而易舉就能拿到課題。這些被送做人情的課題中,有不少存在虛假立項套取資金、內容抄襲、多頭交賬、濫用經費等問題。


    孟偉在懺悔書中寫道:“我不是一般的黨員干部,也不是一般的知識分子,我所犯的嚴重錯誤,給黨和國家的環保事業造成的損害是極其嚴重的。”他自己也承認:“水專項的研究成果被‘水十條’采用的很少,錯失了全面支撐國家水污染防治的重要戰略機遇。”


    科學技術是立國的根本,學術腐敗是對國家根基的腐蝕。孟偉是典型的學術大盜,其不法行為讓國家蒙受了巨大損失,僅此一項就是罪大惡極。另外,學術腐敗問題絕非孟偉一例,而是一個典型的體制問題,孟偉案足以讓國家對此問題更加警惕。


結黨營私的頭目

    作為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的一把手,孟偉不是想著如何為生態文明建設提供科研支撐,而是“把中央的大政方針隔在了環科院的圍墻之外”,在院里自行其是、另搞一套,嚴重破壞了該院的政治生態。


    “不注重學習,黨性修養差,組織和紀律意識淡薄”,是多位辦案人員對孟偉的評價。在接受組織調查時,他連“四個意識”“兩學一做”都說不清楚。


    選人用人上,孟偉不是以推進事業為出發點,而是看是否“圈里人”、聽不聽話、對自己有無幫助。為提拔使用“自己人”,孟偉不惜采取改變測評范圍、量身定制崗位等違規手段。


    孟偉的司機苗某,人稱環科院“二院長”,經常打著孟偉的旗號替人辦事收錢,初步查明,苗某涉嫌受賄犯罪,數額巨大。曾有多人向孟偉反映苗某有問題,但孟偉稱“誰說苗某不好就是對我有意見”,并違規將苗某聘任為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物業公司副經理。


執迷不悟的妄人

    黨的十八大后,孟偉無視中央八項規定精神要求,頻繁在北京、青島、深圳等地接受私營企業主和地方黨政干部的宴請,公然出入私人會所。


    2014年底中央巡視組對原環境保護部開展專項巡視和2016年上半年原環保部黨組對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開展巡視期間,孟偉多次要求被巡視組約談的下屬報告談話內容。


    在明知組織已對自己開展調查的情況下,他不是主動找組織說清自己的違紀違法問題,反而頻繁找人詢問對抗調查的辦法。甚至被組織帶走后,仍希望有人能出面“撈”他。


敗壞風氣的蠹蟲

    “散、亂、污”是孟偉主政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時期,該院政治生態真實寫照。“孟偉這十幾年把人心搞散了、思想搞散了、隊伍搞散了,制度亂、紀律亂、規矩亂,散和亂必然導致政治生態污,搞團團伙伙、任人唯親、拉幫結伙。”


    生態環境部一位部領導說,“環科院熱衷于搞幾個小項目,寫幾篇小文章,賺幾個小錢,對解決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生態環境問題認識不足,導致長期游離于生態環保系統中心工作,錯過了不少重要發展機會,沒有發揮應有作用。”


    據辦案人員介紹,在孟偉案審查中還發現了一大批干部的問題線索:既有生態環保系統的干部,也有系統外的相關干部;既有黨政機關的領導干部,也有科研院所的管理人員;既有與孟偉問題直接相關的人員,也有線索核查中發現的其他人員。這些干部的違紀問題涉及環評審批、工程承攬、科研項目管理及干部提拔等諸多方面。


精通升遷之術的政客

    孟偉長期違法作亂,其行徑早已為人所知,甚至舉報頻頻,但仍舊在官場風生水起。


    自2012年至2016年5月,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長期沒有配備黨委書記,2007年至2015年12月,紀委書記一職也長期空缺,再加上相關黨組織指導監督不力,導致了雖然關于孟偉違紀問題的舉報接連不斷,但他卻屢受重用。


    據辦案人員介紹,孟偉在擔任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院長期間,有關孟偉違紀問題的舉報一直不斷,因國有資產處置和購物卡等問題,孟偉被兩次誡勉談話和一次行政警告,除他之外,該院領導班子成員中還有多人受到黨紀政紀處分。但對這樣一個班子,上級黨組織沒有及時進行調整,在審計發現“水專項”存在諸多問題的情況下,仍推薦孟偉到全國人大環資委擔任重要職務,這更助長了孟偉目空一切的心態。


政治生態、自然生態的“污染源”

    孟偉身為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院長、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共黨員,其每一個身份都關系到國家重要命脈,稍微的差池都會造成嚴重的后果。


    但孟偉全然喪失理想信念,背棄科學道德,毫無家國情懷,嚴重違反黨的紀律,并涉嫌違法犯罪;政治蛻變,經濟貪婪,從一名環境保護工作者淪為政治生態、自然生態的“污染源”,在生態環境保護領域和科技界造成了嚴重惡劣影響。

寫在最后

    孟偉身上的每一項頭銜、職務本來都應該成為其無上的榮耀,但都在其腐敗的過程中黑化了。這是孟偉個人的不幸,也是生態環境系統和廣大群眾的不幸。這個不幸發生的原因,既有孟偉自身的墮落,也有體制機制不健全、監督不到位的問題。孟偉案于人于國,都敲響了警鐘。


本文來自:瑞潔特研究院微信公眾號

单机四人麻将电脑版 陕西快乐十分技巧攻略 广西快乐十分玩法技巧 安徽快三开奖一定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爱彩乐 腾讯分分彩是由哪里开奖 秒速时时软件 天津福彩快乐十分玩法 吉林时时怎么玩 福建时时软件 发现了七星彩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