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0到1開啟黃金十年,“危廢處理”大變局中的龍頭們
2018-10-10 安野 閱讀:


  國資、外資、民營巨頭紛紛跨界涌入、它們出手兇猛、跑馬圈地,由此帶來市場局部整合、大舉并購動作頻發……

  這不是曾經的房地產,也不是之前的PPP,危廢處理仍在延續著火爆的行情。

  值得一提的是,房地產大佬雅居樂,此前在危廢市場做了三年學徒,從2017年下半年開始,雅居樂開始大刀闊斧地構建自己的危廢處理產業鏈。

  僅2017年一年,雅居樂環保就相繼收購14家環保公司的股權;今年以來,又先后控股了5家環保公司,目前,雅居樂環保危廢處理能力高達每年155萬噸,一舉跨入危廢處理這個細分領域的前三甲。

  而雅居樂還宣稱,未來三年還將在環保領域投入200億元。

  Why

  危廢市場:從01

  危廢處理為什么有這么大的吸金能力?難道比曾經的房地產還暴利嗎?

  根據2016年頒布的新版《國家危險廢物名錄》定義,危廢是具有腐蝕性、毒性、易燃性、反應性、感染性等一種或幾種危險特性的廢物。盡管危廢產生量僅占固體廢物的3%左右,但是由于它對大氣、水源、土壤、人身健康等的危害極大。

  據統計,近年來涉嫌環境污染犯罪案件中有40%是涉及危廢環境違法案件。

  危廢處理聽起來弄險,但利潤足夠誘人。目前,環保行業盈利率普遍在10%左右,而危廢處理的盈利可以達到50%左右。

  50%左右的利潤,在環保圈里,已經是利潤奶牛了。

  而且,這是一個不斷釋放的市場:國家正在加快危廢處理行業政策的出臺,完善危廢的識別和認定,促使危廢處理行業的發展和壯大。

  也就是說,原來沒有被我們認定為危險廢物的污染物,正在被重新識別認定為污染物,那么,既然被認定,就說明這類污染物必須被妥善處置,相關的企業和政府,就必須為此類污染物的處理埋單,那么這個市場就從無到有被創造出來。

(危險廢物組成)

  生態資本論(IDshengtaizibenlun)查詢得知:2016年的新版《國家危險廢物名錄》,新增了117種危廢種類,使得危廢種類增至46大類479種。

  上世紀80年代初,美國政府通過《資源保護與回收法》等多個法案,為美國的危廢處理打開市場閘門,由此帶來爆發式增長的黃金十年。

   一半兒是海水,一半兒是火焰

  中國《國家危險廢物名錄》的頒布,會讓中國的危廢處理進入爆發期嗎?顯然,巨頭們紛紛殺將進來,已經給了我們足夠的信號。

  進入2018年之后,生態環境部的清廢行動2018”轟轟烈烈拉開架勢;在長三角地區,工信部也對工業固廢展開大排查……這些政策刺激了危廢市場迅速擴大。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2016年中國危廢產生量為5347萬噸,相較于2011年危廢產生量3431萬噸,年復合增長率僅為9.28%,而現實的情況是,危險廢物的實際產生量遠遠大于統計量,根據專業機構按照危廢產量占工業固廢產量的比重來測算,近兩年來,我國的危廢產生量應該在8000萬噸到1億噸之間。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國的危廢處理能力缺口巨大。

  以2015年為例,全國持有危廢經營許可證的單位處理能力為5263萬噸,但實際經營規模僅為1536萬噸。綜合來計算:

  中國有效的危廢處理能力僅達15%左右。并且在申報危廢中,超過60%的危廢沒有得到妥善處置。

  東部沿海地區的危廢處理缺口就更加大,以全國危廢產量排名第二的湖南為例,其危廢產生量在約280萬噸,而其實際經營規模僅為約55萬噸,危廢處理企業完全無法填補需求缺口。

  如此大的市場缺口,在產能過剩的中國似乎很難想象。而造成這一狀況的,是因為危廢處理擁有相對較高的資質、技術和資金壁壘。

  所謂能用錢解決的都不是事兒危廢處理恰恰是一個短期內不能用錢解決的事兒,尤其是技術和資質壁壘,因為涉及危險廢物處理,科學和安全始終是第一位的,從事危廢處理的企業,必須沉淀專業的技術隊伍。

  尤其是資質壁壘。按規定,從事危險廢物收集、貯存、處理經營活動的單位,應領取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但是危廢經營許可證從審批到獲得資質,再到投入生產運營,必須等待至少三年,這樣一來,危廢處理資質就成為了行業的通行證。

  在高度審慎的監管政策下,擁有處理資質的企業,就變得奇貨可居。爭搶優質的危廢處理企業標的現象,不可避免地在資本市場上出現了。

   行業散亂,龍頭初顯

  既然危廢市場如此引資本大佬競折腰,那我們就盤點一下危廢市場的前三甲。

  到目前為止,東江環保仍是危廢市場的龍頭企業,下設近50個分子公司,覆蓋泛珠江三角洲、長江三角洲及中西部地區的20余城市、20余個行業。作為最早進軍危廢處理行業的企業之一,東江環保具備總計46類中44類的危險廢物經營資質。

  2017年,東江環保工業危廢處理核準資質規模為160萬噸/年,無害化處理資質為73.44萬噸/年,穩居行業內第一。盡管最近股東行賄風波剛剛平息,蘇粵國資委股權之爭懸而未定,但是作為危廢處理龍頭,東江環保毋庸置疑。

  除了東江環保,黑馬雅居樂經過大手筆買進,但從處理能力上,已經可以忝列業內老二的位置。新面孔雅居樂能否在危廢處理行業內站穩腳跟,還有待觀察。

  法國威立雅集團是世界知名的環保企業,在危險廢棄物領域擁有超過40年經驗。2015年,威立雅在中國的業務逐漸向危廢處理傾斜,并在2016年危廢處理能力達到每年72萬噸,憑借這樣的穩步前驅,威立雅是毫無疑問的第三名,而且是望而生畏的跟進者。

  作為國企的中國光大綠色環保,2016年的危廢處理能力也達到了每年60萬噸。20174月,光大綠色環保從母公司中國光大國際分拆上市,正式角逐危廢市場。2018年,光大綠色環保連續斬獲三項危廢處置項目,總投資已超過13億元。

  盡管龍頭企業初見雛形,但是危廢處理沒有擺脫散、小、弱的面貌。

  實際上,危廢處理領域99%的企業為民營企業, 2000多家危廢處理企業平均處理規模僅為2萬噸,大部分為年處理能力1萬噸以下的小企業,危廢處置行業前10名,僅占市場份額的6.8%

  如此低的市場集中度,客觀上需要一番轟轟烈烈地并購整合。如果說危廢的黃金十年由此開端,那大可想象一下,誰能在大時代里撈真金,執牛耳?


  作者:安野,生態資本論撰稿人。
(本文在生態資本論和中國生態資本網同步更新,網站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生態資本網;微信公號轉載請注明來源:生態資本論。)



单机四人麻将电脑版 大乐透生日幸运选号器 吉林时时几点开奖时间表 白小姐单双四肖12码论坛网址 广西快三走势图表今天 香港四不像必中一肖 云南时时几点开奖时间 秒速时时是国家开的 安卓重庆时时v2.1.4 快速时时 福彩3d三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