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PPP的2018年:“急剎車”后能否打個翻身仗?
2018-12-18 中國環保在線 閱讀:

       在傳統環保業務投資體量從4000億元上漲至2萬億之際,環保產業鏈卻迎來了不期而遇的寒流。幾近同一時間,環保PPP項目也從“搶也搶不到”趨向無人問津的尷尬處境。

       現在是環保的寒冬,那么春天還有多遠?面對這個問題,環保PPP項目又究竟路在何方?
       從一個初露頭角的“小伙子”到聚光燈下坐擁14萬億身價的“土豪”,PPP模式只用了三年時間。作為PPP項目最早的拓荒者,亦是久結“良緣”的運作模式,得益于政策利好的環保行業PPP項目近年來迎來井噴式增長。
       “2013年以來,在財政部和發改委兩大部門的大力推動下,PPP模式如燎原之火迅速成為基建領域主流,其中環境項目的占比是最大的。”桑德集團董事長文一波說。雖然環保對于PPP項目出現了冷熱不均的情況,但中標環保PPP項目數量和總的投資金額都維持著大幅增長的態勢。
       受益于這一旨在破局“錢荒”的項目運作模式,環保供給剛需在得以快速釋放的同時,亦讓眾多企業找到了掘金環保市場的有力支點。其中,社會資本進入環保領域最明顯的就是通過環保PPP項目的方式。
       根據全國PPP中心平臺的數據,目前參與PPP項目的近7000家企業中,民營資本和外資總共占比達到了半壁江山。尤其是在市場開發較早、現金流回報比較穩定的垃圾處理和污水處理領域,民營資本的參與率更是高達80.94%。這意味著民資對整個生態環保領域PPP有引領和帶動作用。
       但一場關于不規范項目的清庫風暴,讓環保產業對PPP由熱捧轉為疏遠。2017年11月財政部發布的一份《關于規范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綜合信息平臺項目庫管理的通知》。這一文件的出臺被視為整個行業的轉折。PPP清庫和地方政府去杠桿使得環保項目落地變慢,環保公司對于PPP的態度由樂觀變為審慎。
         短短一年時間,“搶項目”的盛況已經不再,2018年PPP則直接進入了沉寂時刻。PPP項目曾一度是環保企業眼中的香餑餑,但今年以來這種情況急轉直下。
       截至同年10月,財政部清理超過2400個PPP項目,合計近30000億的投資額;整改項目近2000個,合計30900億投資額。另據不完全數據統計,從“92號文”發布之日起至4月4日,全國PPP綜合信息平臺項目庫退庫項目達2330個。
       通知過后大批PPP不規范的項目得以清理出庫,很多此前高歌猛進的環保PPP中標企業陷入債務危機,并持續至今。這期間,環保企業融資難的問題也被推到了風口浪尖。
       2018年中旬,“PPP項目第一股”東方園林發布了“最涼”發債公告,10億元公司債擬募集計劃,實際募集資金只有0.5億元。本來期待強監管拉動更多環保市場以及投資高峰的到來,但實際上卻并未帶來產業的“春天”,反而是進入了“寒冬”。
       今年前三季度,環境治理企業費用率增加、融資成本加大、受阻明顯,回款壓力向上游傳導。同一時期,環保板塊資產負債率攀升至56.9%。處于“外熱內冷”的環保板塊,行業整體業績已逐步出現下滑態勢。
       與之前相對較為寬松的監管環境相比,政策對排污的約束性大大提高,令市場倍感壓力。“環保強監管”不僅僅是指環保督查(督察),還有《“十三五”生態環境保護規劃》中工業污染源全面達標排放等一系列要求。
       而環保PPP遇冷,根源在錢和風險。一些業界觀點認為,“前幾年,特別是2015年、2016年,PPP處于發燒的狀態,不是屬于春天,而是發燒、虛火、過熱。”PPP規范化管理水平、后續支付能力、企業專業化水平等也對項目是一個考驗。此外,環保領域PPP普遍存在回報機制不健全、邊界責任界定不清晰、項目落地比較慢的問題。
       如今風暴過后,重啟后的PPP也出現了一些新的變化。環保類PPP正在回歸“專業化治理”便是其中之一。知情人士透露,生態環境部正在著手按照問題導向和目標導向,從多方面進行監管和扶持PPP模式的市場環境。
       隨著PPP運作逐步規范,生態環保類PPP項目將成為重點,擴大內需與生態環境改善將產生良性互動。而更多優質環保PPP項目會向行業龍頭集中,優質民企有望率先受益。

单机四人麻将电脑版 急速赛车计划 欧洲秒速赛 重庆快乐十分预测推荐 三分彩开奖网址结果 1330111平特一肖 烈火江西时时软件下载 查询河北11选五的开奖走势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快乐十分助手app 吉林时时技巧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