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愛相殺?PPP與環保企業的雙生記
2019-01-21 經濟觀察網 閱讀:

       PPP成就了環保,還是傷害了環保?

       大岳咨詢總經理金永祥給記者講了一個他的親身經歷。在一次環保會議中,蘇伊士副總裁孫明華向國內最大的PPP中介咨詢方金永祥發問:“現在環保PPP這么艱難,一直在做PPP的大岳是否有責任?”
       孫明華之所以質疑,是因為近兩年內,中國民營環保企業不斷出現問題,頻繁尋求幫助。
而大岳在過去的五年里,為1000多個PPP項目提供過咨詢服務,涉及投資額一萬億元,力主推進PPP。
       一位監管層人士告訴記者,環保企業最近出的問題,主要是企業快速擴張,資金跟不上。他說:“企業杠桿太大的情況下,無論選擇哪種模式都是不行的,這個時候其實退潮的不是PPP,而是企業自身的問題。”
       金永祥贊成上述監管層人士的看法,他認為PPP是一項經濟政策,與以前的效率相比是好的,現在政府推出PPP項目,其實是給民營企業提供了機會,但是企業不考慮自己承受能力,盲目擴張,造成了現在的問題。
       五年來一直專注于環保PPP研究的E20研究院執行院長薛濤說,近兩年來,E20會員企業中不乏出現問題的環保企業。
       薛濤表示,2018年,大約有十七家環保民企上市公司碰到了金融緊縮,進而導致公司遇到現金流障礙和股權質押爆倉的風險,部分企業不得不引入國有資本,甚至因此放棄控股權。
       他說:“經過我們的分析,發現大約有50%和2014年以來推行的PPP項目中非運營類的種類有關。理解這個區分,就能明白近幾年來PPP發展的問題和需要改進的方面。”


問題

       早在2018年12月20日晚間,深圳市鐵漢生態環境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鐵漢生態”)獲悉,鐵漢生態擬通過大股東轉讓股份的方式,引入戰略投資機構——深圳市國資委100%控股的深圳市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投控”)。轉讓完成后,深投控與深投控指定的關聯方或其直接或間接管理的基金所持股份占鐵漢生態股份總數的10%,深投控將成為鐵漢生態第二大股東。
       環保PPP行業的龍頭企業東方園林早在11月2日發布公告,實際控制人何巧女女士、唐凱先生與北京市盈潤匯民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已經簽訂了《股權轉讓框架協議》。盈潤匯民基金擬參股東方園林,受讓公司不超過總股本5%的股份,成為東方園林的戰略股東,并為東方園林的健康穩定發展提供支持。盈潤匯民基金為北京市朝陽區國有資本經營管理中心通過旗下母基金北京市盈潤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出資的基金主體。
       在2018年更早的時間,已經有盛運環保、三聚環保等近十多家環保企業引進了國有資本。
       薛濤認為,除了盛運、凱迪兩家民企因所參與的運營類PPP項目,由于質量不高、擴張速度太快等原因帶來自身經營的問題,其他更多的民企上市公司在水環境和園林綠化領域,因為參與非運營的PPP項目,而受到了后期政策和金融環境的震蕩。
       至于其他在固廢領域的上市公司,總體表現穩健,也有少數未參與這類非運營PPP的公司尚顯安全。
       薛濤進一步解釋,總體而言,非運營類的PPP,基本都是純政府付費類,但是反之則不成立,即還存在純政府付費的運營類PPP模式,例如在環保的固廢領域,主要是環衛和垃圾填埋這兩個細分領域。
       他表示,非運營類的PPP在環保領域主要集中在河道治理、園林綠化、海綿城市、地下管廊和農村環境治理等領域,其基本特征包括采用“可用性付費”來分期償還工程投資,后期每年的運營維護費用對比可用性付費比例很低,以及工程邊界模糊,社會資本基本不具備關閉服務權力等。
       “我們回顧上述出問題的上市公司,基本都涉及了這類項目。在金融環境緊縮的情況以及92號文件(財政部辦公廳2017年11月發布的《關于規范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綜合信息平臺項目庫管理的通知》)對入庫項目進行整頓,金融機構嚴控不規范項目的大背景下,國企和建筑央企尚且可以忍耐這些沖擊,但是對于民企上市公司來說,就出現了現金流斷裂和股權質押爆倉的風險。可以看到,這些非運營的PPP領域主要參與的企業,除了建筑類中央企業,其他都在水務和園林領域。這就是桑德、東方園林和鐵漢生態等公司面臨困難的原因。”
       與這些非運營類PPP項目形成對比的是,現在的固廢乃至污水處理等環保類PPP項目。2016年,財政部發布《關于在公共服務領域深入推進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工作的通知》。提出在垃圾處理、污水處理等公共服務領域,項目一般有現金流,市場化程度較高,PPP模式運用較為廣泛,操作相對成熟,各地新建項目要“強制”應用PPP模式,中央財政將逐步減少并取消專項建設資金補助。
      薛濤對記者表示,無論是固廢還是財政部規定的污水、垃圾處理兩個行業,主要都是有運營屬性、具有流動性、金融機構相對支持,以及政府補貼相對有保障的行業。


融資困境

       在過去的兩年環保企業乃至環保類PPP項目,最后面臨的問題都是融資問題。
       一位生態環保PPP項目的負責人告訴記者,2017年10月開始,他介入一個PPP項目融資。這一年多里,他與證券公司,基金公司,直投資金方,商業銀行,政策銀行都溝通過,也申報過財政部ppp項目補貼,和惠普金融補貼。到現在,均未有實質性融資落地和補貼資金到位。事實上,他的項目為財政部示范項目,又是環保類,均屬于目前國家重點扶持關注的類型。
       上述負責人認為,現在融資困難的主要原因有幾個。首先是政策變化大,2016、2017年PPP大力發展,大量貸款放出,2018年1月被緊急叫停,整個PPP項目庫問題整改,大量問題項目被清庫,很多都是連一實施兩評價(一實施:實施方案;兩評價:物有所值評價和財政承受能力評價)都沒有批復的項目,這些問題項目開工建設,融資都放款的被清庫,金融機構如何處理?其次是2018年6月,國家調整政策,又放開金融環境,鼓勵金融機構大力支持優質PPP項目。
       可是,金融機構畢竟不是慈善機構,他們是逐利的,在國家5年期基準利率4.9%的條件下,外部市場早已經到達7%-8%,甚至一些房地產融資利率已經達到12%-13%。基準利率不調整的情況下,PPP項目公司很難在合理利率下跟金融機構談融資。而且2018年1月全面暫停,6月又全面開放,政策變幻莫測,很多金融機構甘愿不做融資業務,以免做了融資又有新的政策出現。 政策頻繁變換后,政策實際落地又很漫長,真的落地到一線完成融資放款,又是半年過去了。


本文作者:杜濤

单机四人麻将电脑版 免费下载四川成都麻将 pk10绝密方法 山东时时是什么票 3d咖啡断组 浙江福彩快乐十分走势图 吉林快三走势图双彩网 天津时时结果空 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w 福建时时彩开奖情况 官方快三手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