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診環保PPP,全聯環境商會建言:環保欠費納入問責范圍
2019-03-01 冶華 閱讀:
        像往年一樣,兩會前夕,3月1日,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舉行環境企業家媒體見面會。
        環境產業經歷了2018年一系列大事件后,這次見面會更多聚焦于環保PPP和環境產業的市場化變革。

        環境商會同時公布了即將在幾天后的全國兩會上,向全國政協提交的一份PPP穩定發展的提案。


東邊日出西邊雨

         2018年5月,東方園林發債10億,最后只成功發行5000萬,這件事使得整個行業都急轉直下,行業的信用等級都遭受到了金融機構的隱性下調。
         根據首創證券發布的數據,2018年,環保板塊總體的市值縮水大約45%。企業的融資難度非常大,債券市場也是這樣,68家上市企業半數增幅為負,工程類的虧損企業較多,從事垃圾發電的環保企業累計逾期債務超過36億,去年預虧25億。
         環境商會副會長兼首席環境政策專家駱建華說,去年,環境產業經歷了從趨之若鶩到避之不及,從門庭若市到門可羅雀的極速轉變。很多企業在市場的大轉變中面臨生死考驗。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環保企業都在2018年過冬。
         環境商會執行會長、E20環境平臺首席合伙人傅濤表示, 去年PPP規范和融資環境的惡化,使得行業上市公司有一半受到了影響。但是對于那些技術性的非上市公司,沒有參與PPP,2018年反倒發展很快,沒有應收賬款的問題,對他們來說,2018年絕對是春天。
        駱建華認為,環保產業過去沒有過大起,所以從來也沒出現過大落,但是前幾年PPP有過大起,所以現在大落是它一個正常的回歸。
        “對于企業來說,環境行業不能光靠資本創新、還要靠技術驅動,才能走得穩、走得遠。”駱建華說。


環境商會副會長兼首席環境政策專家駱建華

“生病”的環保PPP


         2014年以來,隨著國家發改委和財政部大力推進PPP模式,環境基礎設施領域迎來了一波 PPP項目建設熱潮。
        2017年下半年規范性政策緊密出臺,在金融降杠桿穩杠桿的政策環境下,許多環保PPP中標“大戶”陷入財務困境。
        2018年下半年環保行業企業債務違約風險加大,融資渠道全面萎縮,金融機構對于PPP項目貸款融資謹慎評估,政府付費類、可行性缺口補助PPP項目融資難度加大,貸款規 模下降成本飆升,PPP項目融資成本激漲至五年貸款基準利率上浮10%-30%左右,許多進入建設期和運營期的項目呈現難以為繼的態勢。 
        另外,地方財政支出管理能力不足,造成環保項目應收賬款畸高不下。財政部控制PPP項目支出不得超出當地一般公共預算支出比例10%的要求,一些地方政府沒有將環境基礎設施運營費用納入財政預算,或者相應預算額度嚴重不足,但又沒有明確穩定的付費資金來源,導致污水垃圾服務費用無法及時足額支付,實質上已經形成地方政府隱性債務。 
        環境商會執行會長、首創股份總經理楊斌認為,地方政府作為PPP的重要參與方,履約的意識和履約的能力并不高。這也會直接帶來對社會資本是否積極參與PPP行業的一個致命的影響和判斷。去年下半年開始無論社會資本還是銀行的融資,或者是債務的發行都對PPP項目表現出不同程度的排斥。所以PPP政策調整,地方政府的欠費一定要作為重點問題進行關注。
        由于地方建設投資過熱前期準備不足,項目泛化異化等亂象頻發,大量生態環保項目集中性爆發使市政領域規模擴張過快,凸顯行業服務能力滯后。
        根據某研究機構統計,截至2018年8月底, 財政部PPP項目庫中在庫項目共12425個,投資額約17萬億,其中環保項目數量3889個,占比全庫31%,投資額約3萬億,占比全庫總投資額18%。財政部要求各地在2018年3月31日前完成項目管理庫集中清理,管理庫退出641個PPP項目。
        同時,儲備清單庫也退出較多PPP項目。按照某研究機構數據顯示,從2017年第二季度至 2018年8月底,財政部PPP項目庫出庫環保項目約1873個。環境基礎設施領域開始結構性調整和轉型升級,新增項目數量下降增速放緩,產業細分領域出現結構性產能過剩。 
        在監管趨嚴背景下,許多財政承受能力有限的地方政府叫停PPP項目。


環保欠費納入問責范圍

         環境商會在《關于保障環保PPP項目穩定開展的提案》中建議,首先應該加強地方政府信用體系建設。建議加大信息披露力度,建立黑名單,并與中央財政轉移支付掛鉤,減少地方政府違約毀約風險,以督促履行公共服務責任。對于違約毀約而侵犯合作方的合法權益行為,在地方主管領導干部績效考評中應統籌考慮。
        完善PPP合同終止和回購補償機制,建立政府PPP違約擔保基金,由于法律政策變動而 終止項目或不支付合法收益,社會資本可以通過有效的投訴、賠償和救濟渠道維護應得權益。 
        提案認為,要保障已簽約和開工的PPP項目的正常運作,滿足合理融資需求。落實多部委關于鼓勵運用PPP模式盤活存量資產的相關政策,拓展與PPP項目周期性匹配的直接融資方式,加快PPP資產證券化和PPP項目專項債的實施。 
         財政部應指導地方政府精準執行控制地方債務的政策導向,避免“一刀切”叫停PPP項目的簡單化做法,防止人為導致違約風險。污水垃圾處理屬于 公共服務領域,市場化程度較高,地方政府負有環境主體責任和義務, 應保障合理再投資和優質環保項目的建設需求。 
        “2018年是我們環保行業政策調整的比較大的調整第一次,是從2020年開始市場化改革以來,整個行業出現了一個寒冬。國家房地產行業面臨著更頻繁政策調整,但是房地產相對來說更健康一些,是因為房地產行業市場化改革程度更高、更深。”首創股份總經理楊斌說,規范PPP的同時,應加快環境產業的市場化改革進程。
        傅濤認為,應該重新劃分中央的責任、地方的責任、以及環保企業的責任,構架一個符合生態文明,符合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符合大保護的新系統,這系統需要社會的努力。


(本文在生態資本論和中國生態資本網同步更新,網站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生態資本網;微信公號轉載請注明來源:生態資本論。)

单机四人麻将电脑版 快三计划群有托的吗 六宝典app下载不了 广东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四肖期期准免费公开 赛车pk10奖金制度 悠悠广东麻将攻略下载 浙江快乐12预测专家 排列三2019142期试机号 云南快乐10分走势 北京时时冠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