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鳳麗的資本游戲
2019-06-03 冶華 閱讀:


科融環境實控人毛鳳麗
       5月31日,科融環境公告收到證監會對其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及相關關聯方《行政處罰決定書》及《市場禁入決定書》。
       這也是證監會對天津豐利等違法違規案和北京豐利挪用私募基金財產行為立案以來,聽取了當事人及其代理人申辯后的終結審理。
       證監會對天津豐利創新投資有限公司給予警告,并處以60萬元的罰款; 對毛風麗、張永輝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30萬元的罰款;對徐州杰能科技發展投資有限公司給予警告,并處以40萬元的罰款;對賈紅生給予警告,并處以15萬元的罰款。
       證監會對科融環境實控人毛鳳麗涉嫌挪用私募基金財產行為處以終身市場禁入措施。
       6月3日,科融環境開盤跌停。



科融環境股價走勢圖

高杠桿“蛇吞象”

       2016年6月,毛鳳麗通過收購科融環境控股股東杰能科技的方式,入主上市公司,成為科融環境的實際控制人。
       然而,三年前為了入主科融環境,毛鳳麗用高杠桿完成了“蛇吞象”式收購。
       2016年6月22日,天津豐利與科融環境控股股東杰能科技的37名自然人股東分別簽署《股權轉讓協議》,約定杰能科技股權轉讓價格為每股92.40元。 
       其中賈紅生、劉某、謝某三人分別簽署了兩份轉讓協議,一份約定轉讓所持股權的25%,另一份約定轉讓所持股權的75%。其余34名股東簽署了一份轉讓協議,約定轉讓所持股權的100%。
       2016年6月24日,天津豐利與賈紅生、劉某、謝某三人分別簽署補充協議,內容為三人將所持有的全部股權轉讓給天津豐利,并確認已收到股權轉讓款。根據上述協議約定,杰能科技37名自然人股東轉讓股權數量100%,總價款92,400萬元。
       在這之前,2016年6月8日,杰能科技通過大宗交易減持科融環境2,100萬股,金額13713萬元,減持后杰能科技持有科融環境21,000 萬股,占總股本29.46%。2016年6月20日,天津豐利與杭州浩中金宏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以下簡稱浩中金宏)簽訂借款協議,約定浩中金宏借款70,000萬元給天津豐利用于收購杰能科技100%股權。借款協議約定提款條件之一為天津豐利已向指定賬戶中匯入人民幣20000萬元或以上。
       2016年6月21日,為滿足提款條件,毛鳳麗與賈紅生商定,將杰能科技通過大宗交易減持所得資金中的13,695萬元匯入天津豐利銀行賬戶;同日,豐利財富(北京)國際資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天津豐利系其全資子公司)也匯入天津豐利銀行賬戶6,306萬元;此時天津豐利銀行賬戶余額達到20,001萬元。同日,浩中金宏確認天津豐利銀行賬戶余額達到提款條件后匯入70,000萬元,至此天津豐利銀行賬戶共有資金90,001萬元。
       也就是說,這次收購,天津豐利自有資金6,306萬元,杰能科技匯入 13,695萬元,浩中金宏匯入70,000萬元。
       2016年6月23日、24日,天津豐利將其中85,003萬元作為股權收購款支付給杰能科技37名股東。
       2016年6月28日,科融環境發布《詳式權益變動報告書》稱,天津豐利受讓杰能科技股權資金來源于自有資金或通過法律、行政法規允許 的其他方式取得的自籌資金,不存在直接或間接來源于上市公司及其關聯方資金的情形。
       當天,科融環境同時發布《關于控股股東股權結構變化及實際控制人變更的公告》稱,杰能科技37名股東分別與天津豐利簽署了《股權轉讓協議》,協議約定上述股東分別將所持杰能科技股權全部或部分轉讓給天津豐利,轉讓股權數量為91.96%。
       顯然,在這個令人眼花繚亂的股權轉讓過程中,杰能科技實控人將資金轉給天津豐利,讓天津豐利來購買自己的股權,存在受讓方股權資金直接或者來源于上市公司及其關聯方資金的情形。
       同時,公告的信息存在虛假記載,天津豐利及杰能科技通過科融環境公告“天津豐利收購杰能科技91.96%股權”,與天津豐利收購杰能科技100%股權的事實不一致。





忽悠式增持

       易主后,科融環境大幅虧損,從2016年起,業績下滑明顯,2018年虧損4.76億元,即便是2017年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1032.09萬元,也受益于出售閑置房產獲益。
       由于經營不善,控股股東大規模質押,質押率高,科融環境曾通過忽悠式增持來帶動股價。
       2017年4月,科融環境發布公告稱,公司實際控制人及管理團隊擬在未來12個月增持公司股份1億元~10億元。當時一度帶動科融環境股價上漲。
       此后,該增持計劃截止日被推遲至2018年10月24日。然而,科融環境實際控制人毛鳳麗回函表示,由于個人資金周轉緊張,出現流動性風險,不能增持公司股份。其他大部分高管也遲遲沒有掏出真金白銀來完成增持計劃,增持相關主體累計買入金額甚至不足400萬元。
       2017年7月,實控人、時任董事長毛鳳麗鼓勵員工積極買入公司股票,并承諾凡于2017年7月24日至7月26日期間凈買入的科融環境股票,且連續持有12個月以上并在職的員工,造成損失的由毛鳳麗以個人資金予以補償,若有增值收益則歸員工個人所有。
       然而,毛鳳麗卻在“兜底式”倡議增持的一個月后,2017年8月23日遞交了辭職書,辭去了董事長和總經理的職務。之后,科融環境董事長一職頻繁換人。
       毛鳳麗辭職后,先由李慶義接替董事長一職。李慶義履職不足半年辭職。毛軍亮于2018年1月16日,從接過董事長的職務,2018年9月7日向公司董事會遞交辭職報告,履職也只有八個月之多。之后,科融環境董事會通過了選舉王偉為董事長、毛軍亮為副董事長的議案。有意思的是,毛軍亮剛剛從董事長的位置下來不到三個月,2018年11月,毛軍亮再次“走馬上任”。
       需要一提的是,毛軍亮為科融環境實際控制人毛鳳麗的兄長。


挪用私募基金財產

       毛鳳麗的資本游戲不止于此,還涉嫌挪用私募基金財產。
       長安豐利24號分級資產管理計劃是北京豐利發行的私募基金產品。
       2015年9月18日,長安豐利24號因跌破止損線被停止交易,需補資才能恢復交易。
       在北京豐利的安排下,2016年1月至4月,長安豐利24號投資人陸續將投資份額轉讓給熙泉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熙泉投資),長安豐利24號投資人據此成為了熙泉投資的合伙人。
       隨后,北京豐利為恢復長安豐利24號交易權限,通過偽造《豐利久贏證券投資基金合同補充協議》《長安基金說明函》《投資人說明函》的方式,挪用豐利經證及豐利久贏4,240萬元為長安豐利24號補資。
       構成挪用基金財產的違法行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為北京豐利時任董事長毛鳳麗及時任總經理張永輝。
       當然,當事人也為此付出了代價。
       根據證監會的處罰決定,對毛鳳麗采取了終身市場禁入措施。禁入期間內,除不得繼續在原機構從事證券業務或者擔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眾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職務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機構中從事證券業務或者擔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眾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職務。
       證監會同時對張永輝采取了十年市場禁入措施。在“豐利系”入主后,張永輝曾任科融環境副董事長、財務負責人。

(本文在生態資本論和中國生態資本網同步更新,網站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生態資本網;微信公號轉載請注明來源:生態資本論。)


单机四人麻将电脑版 内蒙古时时历史号码 十一运夺金山东时时 香港赛马会彩票app 青海快3走势图基本走势号码统计 手机安卓下载四不像论坛 重庆时时人工计划稳赢 北京时时号码结果 彩民之家app一码中特 云南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快乐赛车app哪个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