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拖累了宇星科技的業績?
2019-06-10 林園 閱讀:

       四年前,盈峰環境高調收購國內領先環境監測企業宇星科技發展(深圳) 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宇星科技”),邁出進軍大環保的第一步。
       盈峰環境在收購之初,宇星科技承諾在2015年~2017年三個年度的經審計扣非凈利潤分別不低于1.2億元、1.56億元和2.10億元。
       業績承諾期內,宇星科技業績承諾實現比例約為109%。
       然而,業績承諾期剛過,2018年宇星科技報告期實現凈利潤1.09億元,較2017年下降53%,業績承諾期結束后首年業績即下滑。
       對此,證監會對盈峰環境發問詢函要求說明情況。

PPP惹的禍?


       宇星科技在被盈峰環境收購之前,曾四度沖擊資本市場未果,天瑞儀器儀器收購告吹。
       在盈峰環境(原“上風高科”)收購過程中,曾被媒體質疑財務數據造假,之前幾年還曾深陷監測造假。
       比如,2010年,宇星科技在投標時所提供的一級注冊建造師證書為偽造,被廣西住房和城鄉建設廳決定暫停宇星科技在廣西參加投標活動和承攬新的工程業務兩年。同年,環境保護部華東督查中心督查發現,宇星科技在湖口金砂灣工業園運營污染源自動監控設備時,存在弄虛作假現象;2013年7月,宇星科技因“數據造假”、“運營不力”在各地環保部門的通報記錄悉數呈現。
       當然這些負面并沒有影響盈峰環境對宇星科技的收購。畢竟在國內監測領域,除了聚光科技、天瑞儀器等監測龍頭企業外,宇星科技產品線較全。
       在盈峰環境重組時,宇星科技承諾,在2015年~2017年三個年度的經審計扣非凈利潤分別不低于1.2億元、1.56億元和2.10億元。
       實際上,宇星科技2013年、2014年的營業利潤分別為532.45萬元和312.52萬元,凈利潤分別為1169.11萬元和5020.2萬元,與當時的承諾相距甚遠。行業人士認為這個業績承諾飆升太多,不容易實現。
       之后三年,業績承諾期內,宇星科技兌現承諾,業績實現比例約為 109%。然而,業績承諾期剛過,宇星科技2018年報告期實現凈利潤就較2017年下降53%,僅為1.09億元。
       對于證監會的問詢,盈峰環境認為,宇星科技2018年實現凈利潤1.09億元,較2017年的2.32億元下降53%,主要是受經濟環境及行業政策的相關影響所致。
       2018年,國家實施金融去杠桿以及PPP項目嚴控風險,使得政府的PPP投資增速出現大幅回落,PPP項目融資面臨央行縮表、財政嚴監管、金融監管收緊等不利形勢,導致整個環保治理行業受到較大的影響,從事環保治理業務的主要企業經營業績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滑或放緩。
       盈峰環境在回復函中表示,宇星科技的業務涵蓋環境在線監測、水治理、大氣治理等,2017年水和大氣治理業務占比為87.64%。
       在水治理領域,碧水源、東方園林、鐵漢生態等國內主要企業2018 年的營業收入及凈利潤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2018年,碧水源的凈利潤同比下降47.84%,東方園林的凈利潤同比下降28.35%,鐵漢生態的凈利潤同比下降60.49%。
       在大氣治理領域,龍凈環保、清新環境等國內主要企業2018年的營業收入及凈利潤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2018年,清新環境的凈利潤同比下降15.94%。
       盈峰環境認為,2018年,宇星科技的水、大氣治理業務由于受到PPP、金融環境等行業系統性風險的影響,導致相關業務大幅下滑。

環境監測板塊占比下滑

       2015年,盈峰環境收購宇星科技時,被廣泛認為,環境監測會成為盈峰環境環保板塊的利潤奶牛,然而,幾年過去,根據盈峰環境在回復證監會問詢時公布的宇星科技的營收構成和業務占比來看,環境監測業務發生了較大的萎縮。

       根據上表,環保治理業務銷售占比從2015年8.63%上升為2018年的76.92%,而毛利率從46.84%下降到20.62%。其中監測設備銷售占比從85.66%下降到18%,2017年曾一度降到8.91%。
       盈峰環境表示,之前對客戶應收款信用政策較為放松,催收力度不足。為控制回款風險,重組完成后,宇星科技加強了客戶信用審批管理,對回款差的客戶減少、甚至停止發貨銷售,這導致公司環境監測設備業務2016年、2017年出現了大幅度下滑。
       重組完成之后,盈峰公司整合宇星科技公司的生產流程,成立子公司上風環保為宇星科技供貨,選用更高品質的原材料,導致成本上升;另外,環境監測設備業務規模的下降,也使得公司在采購議價上處于劣勢,在一定程度上造成生產成本的上升。
       2016年,宇星科技開始大幅拓展流域污水治理、河道整治等水治理有關業務,并逐步進入大氣治理領域。然而水治理、大氣治理等環保治理類業務競爭激烈,宇星科技為獲取更多訂單,在大氣治理業務采用價格競爭策略,主要項目毛利率偏低。
       根據公示:2018年獲取的中國某重汽公司、廈門某客車涂裝線voc治理項目,以及重慶某造紙煙氣治理項目,毛利率均在6%左右;為控制水治理業務墊資及回款風險,在獲取項目時通常采用“背靠背”模式轉移風險、 由供應商承擔墊資、過程管理、質量管理等風險,此類業務通常毛利率在5%左右。

       另外,2018年宇星科技為下屬全資子公司上風環保公司承建環保產業園,因考慮該項目系集團內部純建造項目,定價較低,但收入分類仍歸入治理類項目,也拉低了整體毛利率。
       以上種種,對于證監會的問詢,盈峰環境似乎找到了合理的理由。但是,對比一下深耕環境監測的聚光科技,2018年凈利潤增長超34%,整體毛利率穩定,并沒有下降。
       重組四年來,在環境監測市場高速增長的大環境下,宇星科技收縮原本擅長的環境監測,跨界環保治理,或許才是其業績下降的重要原因。


(本文在生態資本論和中國生態資本網同步更新,網站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生態資本網;微信公號轉載請注明來源:生態資本論。)

单机四人麻将电脑版 时时彩开奖记录500期 快速时时官方开奖 福建时时玩法规则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直选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 甘肃快3一定牛走势图 k彩民福地 北京快三开奖链接 内蒙古时时走势图 两码中特期期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