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運環保成低價股龍頭背后 財務數據疑會發生變更
2019-06-20 投資者網 閱讀:

       繼2017年歸母凈利潤虧損13.18億元后,安徽盛運環保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盛運環保”)2018年虧損額擴大到31.13億元。如果再度及繼續大幅虧損下去,公司將會因資不抵債直接退市。為此,從去年開始,盛運環保就在不斷尋求戰略投資,最終搬來了援兵——四川省能源投資集團(下稱“川能集團”)。

       2019年3月末,籌備已久的重組計劃宣告失敗。與之一并而來的還有證監會的《調查書》。而隨后,股價也毫無懸念地進入下跌狀態。6月6日公司股價觸底到1.15元,創2010年上市以來新低。而此時,盛運環保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幾天以后將以“新晉連板王”的角色成為A股市場熱議的題材。

股價暴漲成低價股“龍頭”

       近兩個月來,A股在經歷一季度的牛市之后迎來回調。就在業績暴雷股抱團痛哭時,6月14日卻出現反常一幕,龐大集團、愷英網絡、神農科技等正經歷破產,或被立案調查的垃圾股集體漲停,而帶動這場狂歡的正是盛運環保——一家因前實控人侵占上市公司利益而導致巨虧的企業。
       從6月10日開始股價一發不可收。盛運環保連續5個交易日漲停,期間漲幅達到了62.07%,被譽為“低價股龍頭”。對于盛運環保的炒作邏輯,股吧中有投資者一語擊中要害:“出現了問題不重要,解決問題就是利好。”
       近期,盛運環保發布股票交易異常波動公告稱“經核查,公司目前生產經營出現了一定的困難,在建項目基本停滯,但公司已運營的電廠運營正常,清欠解保工作也在努力推進,公司管理層及核心管理團隊穩定,公司目前正在積極采取措施改善經營困境。”
       其實,直接引爆這場股價狂歡的是兩則公告。6月9日,盛運環保稱,鑒于部分已簽署的PPP項目合作框架協議投資規模大、投資回收期長、以及市場的不確定性等因素,公司擬終止對部分PPP項目的投資合作。本次解除協議對公司的經營活動不會產生不良影響。當日,盛運環保還在另一份公告中表示,“公司擬與瀚藍環境開展項目合作,雙方簽署了戰略合作框架協議。”
       不過,即便公司剝離了部分資產,并開始新的項目合作,短期內似乎也難以扭轉頹勢。財報顯示,2017年至2018年,公司歸母凈利潤連續虧損。到今年一季度末,仍沒有緩解跡象。今年前三月,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50億元,同比下降57.82%,歸母凈利潤為虧損5322.03萬元,同比下降772.8%。
       此外,根據2018年年報,公司凈資產僅剩1.74億,相比2017年的38.26億,驟降95%。但投資者似乎無視這些利空消息,原因在于“環保概念有政策扶持,不會退市”。日前,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等9部門印發了《關于在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全面開展生活垃圾分類工作的通知》,決定自2019年起在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全面啟動生活垃圾分類工作。

財務數據可能再次發生“驟變”

       環保概念迎來政策利好毋庸置疑,但對于盛運環保而言,也許就要另當別論了。根據公司6月5日的公告,盛運環保目前累計被凍結賬戶85戶,累計申請凍結金額31.37億余元,累計凍結賬戶賬面余額4303.62萬元,公司未清償到期債務高達43.2468億余元,對應債權人76名。
       另外,盛運環保于3 月 28 日收到證監會《通知書》,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證監會會決定對公司進行立案調查。目前證監會雖尚未形成調查結論,但《通知書》的下發幾乎相當于堵死了公司的自救之路。
       事實上,從2018年3月開始,盛運環保就在尋找援兵。彼時的控股股東開曉勝擬已將全部股份轉讓給新蘇環保。后來,長城資產也加入到這筆交易中以推進重組進程,但重組最終以失敗落下帷幕。2018年5月,公司公告稱,控股股東擬變更為川能集團。不過,此后公司一直未披露重組的相關進程。
       直到證監會《調查書》下發之時,盛運環保才宣布二者的合作終止,原因在于公司違規擔保、財務資助、債務到期不能清償等存在的問題一直未能得到解決。那么,重組失敗是否與證監會調查有關?下一步將采取怎樣的措施解決債務問題?近期記者致電并向盛運環保發去調研函,但截至6月18日,未收到公司的回復。
       證監會立案調查,或許與其以環保之名跑馬圈地,部分項目空有融資不見進展有關。
       除此之外,盛運環保關聯方占用資金,也是監管層關注的重點。近期深交所在年報問詢函中,要求公司仔細回復關聯方占用資金、以及向其提供擔保的細節。
       6月6日,公司在回復函中表示,截至2018年年末,關聯方盛運重工、鷹潭中科環保、安徽盛運鋼結構等公司因銷售及資金拆借等原因占用公司資金共22.48億元,約為其當年營業收入的4.37倍。另外,上市公司為關聯方借款提供擔保30.42億元,約為其當年營業收入的5.91倍。其中大部分擔保來自于公司前實控人開曉勝旗下公司,開曉勝已于2018年4月辭職,此后被列入了失信人名單。
       盛運環保還稱,由于關聯方債務逾期、資產被凍結,公司已對部分資產計提壞賬。其中阜新中科、錦州中科、淮安中科和新疆開源等累計計提壞賬準備5.27億元,其他單位往來欠款累計計提壞賬準備11.27億元。但仍有多家公司因已追繳查封資產未作計提,其中僅盛運重工占用資金就已達11.97億元。
       為此,2019年2月,桐城市政府組織工作組進駐,協助公司對關聯方采取了財產保全、資金催收等措施。據盛運環保此前的介紹,截至5月13日,并先后追回資金2239萬元,查封房產20處,凍結車輛1臺,凍結有關主體所持其他上市公司股票23320028股、估值約9063萬元的非上市公司股份。

       相對于被侵占的22.48億元資金,追回的2239萬元款項無異于杯水車薪。這也就意味著,公司未來仍存在計提壞賬的可能。若占用資金無法追回,將對公司造成巨大損失,財務數據可能將再次發生驟變。


本文作者:謝瑩潔

单机四人麻将电脑版 快3走势图 快乐12辽宁玩法 四川快乐12开奖走势图 中国福利彩票有5分快三吗 浙江快乐12开奖直播 新疆时时五星基本 pk走势图下载 帮我搜一下3d今天的开机号 北京pk10开奖直播官网 10元强力点刮刮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