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天環境的取舍經
2019-07-05 伊楠 閱讀:

       博天環境7月2日晚間發布公告稱,公司正在籌劃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四川高綠平環境科技有限公司70%的股權。
       四川高綠平經營范圍包括固體廢物(含危險廢棄物)的收集、貯存、處置及技術研發;固體廢物(含危險廢棄物)的綜合利用等。目前交易雙方對本次交易僅達成初步意向。
       當然這并不是博天環境的第一次收購。上市以來,博天環境通過一次次動“手術”一般的收購和轉讓,完成冗贅業務的剝離和核心業務的整合。

收購

       博天環境在2017年上市之后,在收購領域首次出手是開能環保。
       2017年12月26日,開能環保發布《詳式權益變動報告書》,鈞天(寧夏)投資管理中心受讓公司7.16%股份并獲得18.42%股份的表決權委托,成為公司控股股東,公司實際控制人將由瞿建國變更為趙笠鈞。
       彼時,趙笠鈞接盤是基于對居家水處理相關領域發展前景的看好。
       趙笠鈞表示,“開能環保絕非一個簡單的設備制造商,它有非常強的研發和制造能力,還具備為家庭提供持續的環境健康系統解決方案和服務能力。開能環保未來將成為全屋凈水這個細分市場的領頭羊。”
       2018年7月,博天環境用3.50億元完成對高頻環境70%股權收購。其中,股份對價為2億元,現金對價為1.50億元。高溢價收購產生商譽3.18億元。
       在高頻環境2018年10月31日并表后,僅2018年最后兩個月,高頻環境就實現5,673.02萬元凈利潤,占到公司合并口徑凈利潤的30.92%。
       高頻環境專注于為芯片、智能顯示等高端制造業提供廢水處理系統、超純水系統、廢水回用與零排放系統;為用戶整合與優化水資源,提供最佳工業水系統整體解決方案。
       “我們預判未來國家會在芯片這個行業加大投資力度,高頻環境所從事的正好是這個領域的水處理業務,并且超純水領域還是存在技術壁壘的,所以我們就投資了高頻環境。”博天環境證券部人士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高頻環境2018年全年的凈利潤為6,463.42萬元,而最后兩個月的利潤要占到全年利潤的近九成。一方面,收購高頻環境對博天環境的業績有較大的貢獻;另一方面,高頻環境的業績季節波動又非常大。
       通過攜手高頻環境,博天環境可極大增強在集成電路(IC)、新型顯示器件等電子核心產業水處理市場的核心競爭力。
       顯然,前兩次收購,博天環境聚焦技術壁壘比較高兩家水處理企業。而這次收購和前兩次不同,是聚焦包含危廢處理在內的固廢處理。
       我國危廢處置行業的市場格局處于“小散亂”狀態 , 雖然市場參與者眾多, 但整體規模和有效處置能力偏弱 ,而隨著工業化的持續推進和環保政策的趨嚴 , 危廢處置行業迎來了高速增長期。
       這大概也是博天環境此次收購的基本邏輯。



轉讓

       當然,上市以來,博天環境也并不只是買買買,它的子公司也曾經出讓過參股公司股權。
       2017年5月9日,博天環境轉讓旗下博樂寶公司100%股權和博通分離膜技術公司55%股權給匯禾生態農業(北京)有限公司。
       博樂寶被轉讓的100%股權中,包括博天環境所持的70%,其全資子公司博中投資旗下的博樂創智投資管理中心和博樂匯智投資管理中心共同持有的30%,轉讓價為6570萬元人民幣。
       博天環境全資子公司博元生態將其持有的博通分離膜技術(北京)有限公司55%的股權轉讓給匯禾生態,轉讓價為4675.00萬元人民幣。
       博天環境對此次轉讓的解釋是,舍棄拖后腿的業務,支持主營業務發展。
       今年3月份,博天環境全資子公司博華水務投資(北京)有限公司將其持有的四川發展國潤環境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潤環境)10%股權轉讓給四川發展(控股)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四川發展)。本次股權轉讓完成后,博華水務不再持有國潤環境股權。
       國潤環境主要從事水資源的利用、治理與開發,固體廢物的處置與利用,工業煙氣治理綜合服務,土壤污染治理等環境產業的投資、建設、運營和管理,致力于成為產品門類全、技術水平高、綜合實力強的環境治理綜合服務商。
       還是因為同一個理由,就在不久前,博天環境董事會同意公司及全資子公司天際戰鷹(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與匯金聚合(寧波)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在北京簽訂《股權轉讓協議》。根據該協議,公司將其所持有的博慧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稱“博慧科技”)50.1%股權、天際戰鷹將其所持有的博慧科技5%股權轉讓給匯金聚合。
       本次交易合計轉讓博慧科技55.1%的股權,股權轉讓價款經各方協商暫定為 5,510.00萬元。
       轉讓背后,博天環境意在聚焦主業,其主營業務為工業水系統、城市與鄉村水環境以及土壤修復等。
       2017年博天環境凈現金流缺口金額較大,投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較上年同期減少了8.69%,主要是因為在建PPP項目投入增加較大。
       而經過這三起轉讓后,2018年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情況有所改善,2018年三季報顯示,較去年同期增加4.28億元,增幅84.15%。

快速成長

       那么這些收購和轉讓的舉措到底能對博天環境產生多大的積極影響呢?我們不妨先看看博天環境這兩年的業績。
       年報顯示,博天環境2017年營業收入為30.46億元,2017年對應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僅為10.52億元。也就是說,博天環境在2017年的主營業務收入最終轉化為流入企業的現金僅有1/3,并且這種情況持續存在。
       2018年度合并報表實現的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8,489.73萬元;母公司報表實現凈利潤12,323.53為萬元,提取法定公積金為1,232.35萬元,不提取任意公積金,截至2018年12月31日母公司累計未分配利潤為51,071.44萬元。
       8年前,趙笠鈞為博天環境設下了百億營收目標,這在當時,幾乎沒有人相信。
       在取和舍之間,博天環境正在完成產業的聚焦。當初看似的不可能卻正悄然變為現實。              2018年,博天環境新簽合同額已達99.79億元。
       而這次收購四川高綠平又能為博天環境帶來多大的收益,離實現“2030年營收超過千億“的遠景目標或者愿景是不是更近?
       我們拭目以待!

(本文在生態資本論和中國生態資本網同步更新,網站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生態資本網;微信公號轉載請注明來源:生態資本論。)


单机四人麻将电脑版 河南快3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pk规律 二分彩开奖 黑龙江省福彩十分开奖结果 赛车九码不连挂 极速赛走势号码技巧 收音机3d开奖直播 浙江福彩走势图 重庆快乐十分开到几点 快乐十分赶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