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知道要分,但為啥要這么分?
2019-07-09 每日經濟新聞 閱讀:

       以2020年底為最后期限,全國46座城市正陸續進入“垃圾分類時代”。
       根據住房和城鄉建設部要求,到明年底,全國46個重點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類處理系統。2025年前,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類處理系統。
       怎么分類?這是當前城市居民最關心的話題。就在剛剛過去的周末,“成都垃圾分類沒有干濕”就被頂上熱搜,讓“鴨梨山大”的網友們長舒一口氣。
       小編統計發現,46個城市已出臺的相關文件中,按照廚余垃圾、有害垃圾、其他垃圾、可回收物“四分法”有之,按照有害垃圾、其他垃圾、可回收物“三分法”亦有之,深圳甚至給出“九分法”。
       分類方法的不同,主要由各個城市后端處理模式決定。小編從中國環境產業智庫E20研究院獨家獲得一份城市焚燒、填埋、餐廚數據統計,借此我們也可一窺46座城市的垃圾處理能力,以及破解“垃圾圍城”的當務之急。

備注:衛生填埋、焚燒為截至2017年底已運營數據;餐廚為截至2018年底有中標單位數據;數據來源E20研究院 制圖:城市進化論

“吃不飽”

       46座重點城市的垃圾分類標準不盡相同。城叔根據公開報道梳理,除南京、濟南采用“三分法”,福州采用“五分法”,深圳給出“九分法”外,其他42座城市均采用“四分法”。
       42座城市對于“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垃圾)”的稱呼基本一致,不同的是對“干、濕垃圾”的稱呼。
       “眼前的濕不是濕?你說的干是什么干?”因為“干濕”垃圾,上海的垃圾分類給段子手提供了不少素材。而西安等城市在制定垃圾分類標準時,則使用了“其他垃圾”和“易腐/廚余/餐廚垃圾”的叫法。
       不過,在E20研究院數據中心負責人安志霞看來,易腐/廚余/餐廚垃圾與濕垃圾,其他垃圾與干垃圾,這兩對可以畫上“≈”,叫法不同,但歸根結底是同一類垃圾。(以下簡稱:其他垃圾、餐廚垃圾)實現干、濕垃圾分離,正是這波城市推動垃圾分類的重要價值之一。
       根據E20研究院提供的數據,截至2018年,重慶共規劃12座餐廚垃圾處理廠,設計處理能力達5850噸/日,為46座城市之最。其次是北、廣、上、深四座一線城市,都在2000噸/日水平以上。
       相比之下,到2018年底,共有26座城市僅中標1座餐廚垃圾處理廠,最高處理能力也只規劃到500噸/日。此外,德陽、廣元、宜春、日喀則這一數字甚至還是零。總體來看,餐廚垃圾日處理能力在1000噸以下的城市,占比高達82.6%。
       隨著餐飲業高速發展,餐廚垃圾產量迅速增長。根據《2017-2022年中國餐廚垃圾處理行業發展前景預測與投資戰略規劃分析報告》,2015年,全國餐廚垃圾產生量約為9110萬噸,日均餐廚垃圾產生量為25萬噸/日,人均日產量為0.18kg/日/人。
       乍一看,前端開始推行餐廚垃圾分類,后端的處理能力遠遠無法滿足,但安志霞提到一個更為嚴重的問題。
       三四年前,他們曾集中考察過一波餐廚市場,其中單位食堂、餐館是餐廚垃圾的主要來源。從考察情況來看,有的地方沒有建餐廚處理廠,建了的地方則通常都是“吃不飽”的狀態。比如設計能力是100噸/日,但每天收到的餐廚垃圾只有50噸,相當于處理廠都沒法正常運轉。
       “如果這次能真正把餐廚垃圾分類出來,可以很好地改善目前餐廚處理廠的運轉情況。”不過,安志霞也補充說,“長遠考慮,如果分類投放做得特別好,以目前的中標量,是遠遠處理不了城市餐廚垃圾產生量的。”

“填滿了”

       目前,衛生填埋與焚燒,是全世界處理垃圾的兩種主流方式。
       因為成本低、又能大量消納生活垃圾,填埋處理的方式在國內被廣泛應用。從上表來看,截至2017年底,46個城市中主要依靠填埋的就有22個,占比達到47.83%。其中,西安、廣州、北京3座城市最為典型。
       不久前,小編城叔在《5年城市數據,為什么垃圾與GDP一起增長?》一文中寫過,國家生態環境部發布的《2018年全國大、中城市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年報》,公布了全國城市生活垃圾產生量最大的十座城市。

備注:城市生活垃圾產生量原始數據來自《2018年全國大、中城市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年報》,統計年份為2017年;填埋、焚燒處理能力為截至2017年底已運營數據 制圖:城市進化論
       對比來看,除未被納入46座重點城市的東莞和佛山外,另外8座城市,僅杭州的處理能力能夠覆蓋每日城市生活垃圾產生量。而對于西安等主要依靠填埋的城市來說,更嚴重的問題在于填埋場日漸填滿、即將封場。
       比如日處理能力達10000噸級的西安江村溝生活垃圾填埋場。江村溝垃圾填埋場一期工程于1994年6月投入使用,設計日處理量2600噸,計劃使用50年。
       但城市發展遠超預想,千萬人口的西安目前日均產生垃圾達到13000噸,江村溝需要吞下其中10000噸左右。
       時隔25年之后,如今,這片填埋場即將完成自己的使命——到今年9月,江村溝將無空間可填,即將封場。
       往后,西安垃圾將往哪里去?
       “垃圾不用分類,‘呼啦’一下全部倒進去填埋。現在已經不鼓勵這樣的處理方式了。”安志霞說。直接填埋,是很多城市已逐漸摒棄的方式,而西安也不可能再找到一個新的“江村溝”。

怎么燒?

       垃圾處理是一個不斷迭代的過程。
       人類生活一開始產生的垃圾,化工產品少,都是食物殘渣等,進行簡單處理形成的堆肥撒進園林。
       后來,化工產品增加、垃圾成分愈加復雜,堆肥無法降解,“粗暴”的填埋處置方式流行起來。而隨著城市發展,填埋的弊端逐漸顯現,人越來越多,可用來填埋的土地越來越少,“垃圾圍城”的問題越來越嚴重。
       安志霞回憶,到2010年左右,焚燒處理的方式逐漸熱門起來,發展到現在,技術已經比較成熟,市場也日益飽和。
       到下一個階段,如果前端投放環節垃圾分類能夠順利推進,后端處理則需要增加餐廚垃圾的處理能力,以及焚燒垃圾的處理能力。
       可回收的回收,有害的無害化處理,餐廚垃圾進入生態循環,剩下的其他垃圾進行焚燒,城市的垃圾處理壓力會小許多。
       “當填埋場逐漸封場,我們是有能力轉向焚燒的。”安志霞透露,他們團隊曾計算過,把全國所有中標焚燒廠的設計能力加起來,僅僅是市場化部分,其處理能力已經能夠覆蓋全國垃圾產生量。
       “假如這些中標的焚燒廠馬上投運,兩年之后全國會面臨沒垃圾可燒的局面。”
       當然,必須注意到,整體而言,全國垃圾分類覆蓋范圍還很有限,先行先試的46個重點城市只占全國城市數量的7%左右。同時,46個城市的進展也不平衡,只有投放、收集、運輸、處置各個環節都實現垃圾分類,才不會出現“垃圾分類扔,垃圾車萬物歸一”的局面。

本文作者:吳林靜

单机四人麻将电脑版 曾道App下载 香港黄大仙四不像开奖结果 福彩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 重庆十分走势一定 pk10怎么刷水稳赢经验 急速赛直播网址 小鱼儿论坛香港49走势论坛 内蒙古时时开结果 广东时时任选2 特马技巧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