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產業被應收賬款支配的恐懼…及一些出路
2019-07-11 中國水網 閱讀:

比營收增長快的應收賬款

       環境產業苦應收賬款已久。多家上市企業應收賬款的增長比營收增長快得多,應收賬款數額大于全年營業額的也大有人在。
       國標規定工程預付款的比例不得高于合同價款(不含其他項目費)的30%,其他都是應收賬款。而在實際情況中,30%是幸運,多數時候10%都沒有。給你10%的預付,再讓你開個10%的銀行保函。
       賬款還是應收,流轉稅和所得稅卻是實打實的支出。
       咱也不敢催,咱也不敢問。畢竟欠賬是種支持,不催是種信任。(催是真的急用)
       更神奇的是,應收賬款只要和客戶對賬,絕對是越對越少。應付貨款對賬,卻越對越多…

       一部分實在收不上來的賬款只能計提壞賬,資產減值。壞賬進一步消耗了企業利潤。如神霧環保2018年度應收賬款期末余額為21.88億元,壞賬準備為8.06億元,而這一年的營收僅5100多萬元。
       對于應收賬款計提,多家環境上市企業5年以上賬齡的均計提了100%壞賬減值,少數幾家與3-4年和4-5年的計提比例也達到了100%。應收賬款減值風險了環境上市企業的共性風險。在投資者交流平臺上,有投資者發出靈魂拷問:“咱們的主要客戶不是政府機構嗎,為甚還有如此高比例的壞賬?”
       某上市公司透露,EPC模式中,公司通常在施工過程中按照工程量收取50%-60%工程款;工程整體完工并最終決算后,公司收取20%-30%工程款,剩余20%左右工程款需1-2年后方能收回。PPP模式中,公司通常在施工過程中按照工程量收取70%左右工程款,工程整體完工并最終決算后,公司收取20%工程款,剩余10%左右工程款在1-2年后方能收回。
       若對方是地方政府,雖然信用等級較高,但存貨結算和應收賬款回收效率不可避免地受到地方政府財政預算、資金狀況、地方政府債務水平等的影響,資金周轉速度也和地方政府辦公效率有關;若是行業企業,則一旦客戶資金短缺,就難以按合同約定付款進度進行結算、付款;此外,若由于各種原因致使建設項目或者生產經營暫停,也會對應收賬款的回款時間產生較大影響。
       應收賬款一定程度上代表著企業規模及業務擴張,是只差一步就落袋為安的資金;同時又影響了企業的資金流動性,考驗企業的再融資能力。在在產業深刻變革、機遇與風險并存的時期,企業對應收賬款的感情可謂愛恨交加。

資金需求下的八仙過海

       在應收賬款與應付賬款的夾擊下,尋求消解方案及可用融資渠道成了迫在眉睫之事。
      “起訴是不可能起訴的,這輩子不可能起訴的。硬剛又不敢剛,就是不斷墊資再催賬,才能維持的了生活這樣子。催賬感覺像回家一樣,債主個個都是人才,說話又好聽,我超喜歡這里的!”行業人士張大錘表示。
       相比于遍地起訴,融資看起來更為靠譜。近年來,針對應收賬款的質押、保理、貼現、資產證券化等業務逐漸發展起來,但在環境產業實操過程中,仍是摸石頭過河的階段。
       2018年12月29日,三聚環保與廣東粵財信托有限公司簽署《無追索權應收賬款轉讓合同》,將賬面原值為30億的應收賬款轉讓給粵財信托,轉讓價款為25.86億元。此舉為三聚環保帶來了流動資金。在拿到第一筆應收賬款轉讓資金5億元后,三聚環保便投向了內蒙古聚實能源有限公司焦化升級改造項目,該項目已經于2018年12月27日順利完成中期交付。
       而轉讓價相當于打了折扣,保理費率13.8%。該折扣與交易的“無追索權”及應收賬款的計提比例關系較大。無追索權的保理是指保理商放棄對供應商追索的權利,相當于將壞賬風險轉嫁給了保理商。根據后續公告顯示,海淀區國資中心將對該信托計劃受讓應收賬款金額提供年度收益差額補足增信,并承諾收購金融機構無法收回的賬款。
       三聚環保較高的計提比例也是重要影響因素之一。據其年報顯示,三聚環保對1-2年內的應收賬款定了10%的壞賬計提比例。根據公司應收賬款期末余額前五名的單位情況來看,三聚環保的重要收款方是企業,相比于地方政府,多了些許回款風險。
       在資產證券化通道上,環境產業的應收賬款產品也開始有所動作,但仍然較為稀少。在2017年,葛洲壩綠園綠色應收賬款一期資產支持專項計劃完成發行,規模13.04億元,利率6.2%。
       2019年上半年,以“供應鏈”、“供應鏈金融”為名的應收賬款ABS發行1208億元,接近2018年全年水平。而在環境產業,目前僅有首創股份發行了首單綠色供應鏈ABS,發行總額不超過50億,發行期數不超過24期。
      “環境領域很多應收賬款的合同關系不清晰,沒有辦法信息披露,這導致了多數環境企業的應收賬款在公開市場上走不通。在此情況下,少數可以接通ABS的企業就有了新的融資優勢。”中國國際工程咨詢有限公司研究中心投融資咨詢處處長羅桂連博士表示。
       相比于重資產工程公司,C、D方陣的供應商相對靈活。今年初,合續環境總裁李文生在E20圈層年會中透露:“2017年的時候,針對應收賬款問題,我們做了一些戰略調整。對大型平臺公司和區域工程公司合作伙伴,提供最優惠價格,但出貨前需要付全款或70%以上預付款。同時,發展區域技術形工程公司為合作伙伴,把安裝調試等銷售服務交給合作伙伴執行。”這個決策讓合續環境在環境產業現金流緊張的年份得以保全過關。
      今年初,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國務院常務會議特別強調了加大清欠力度完善長效機制,要求中央企業要帶頭優先償還對民營企業的逾期債務,年底前做到“零拖欠”,其他國有企業也要加快清欠。這在一定程度上緩和了部分客戶為央企國企的環境企業的生存壓力。
       接下來……
       “應收賬款問題,根本原因還是在于行業的賒銷傾軋,背后是行業的同質化競爭。”業內人士指出。競爭迫使企業采用各種手段擴大銷售或承攬工程,前期只收一小部分款項甚至不收款。賒銷搶地盤造成了大量同類企業的精疲力竭,而原先設想的“現占地再談條件”模式看起來并不容易。
       提高預付款固然可以立竿見影地降低應收賬款,卻也需要企業有著十足的核心優勢底氣。在未來競爭中,企業加強項目識別能力、找到適合自身的細分領域或許更為重要。挖掘新利潤池、轉型升級的過程必然艱辛,但優勝劣汰才是良好的市場機制。
      “但當前環境企業尋求應收賬款融資渠道,也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企業的資金需求仍然旺盛,市場仍有大量項目需求。企業發展機會很多,但也要注意債務結構與資產結構的匹配關系。”一位行業投資人士告訴筆者。

本文作者:李艷茹

单机四人麻将电脑版 腾讯qq麻将 表天津时时彩走势图表 3码15期倍投 福彩欢乐生肖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网 酷彩吧app下载 快三怎样追三同号 河南快三计划软件 极速时时程序 公式规律历史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