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個市場在漸漸被垃圾分類催熱
2019-07-11 伊楠 閱讀:

       最近,垃圾分類話題引起全國關注,這讓原本處于淡季的浙江日化企業忙碌起來,不少企業開足馬力生產分類垃圾桶。


分類垃圾桶有多火?

       每年6至8月原本是塑料行業的淡季,可最近,臺州鴻升工貿公司的200位工人卻異常忙碌。銷售經理葉素芳說,公司已經滿負荷生產2個多月了。每天都有4萬多個分類垃圾桶發往上海、天津等地。葉素芳表示:“就像我們廠,客戶的車子等到12點鐘才裝走貨,都不進倉庫了,直接安裝車間里安裝好就發貨。現在不是說訂單排到什么時候,是經銷商能拿到貨就很不錯了。”
       近一個月來,約3000家臺州日化企業受益于垃圾分類政策的推進,線上買家增長近一倍,企業銷量同比增長超過45%。同樣的忙碌也在金華出現。浙江百川工貿工藝公司負責人江河說:“比較忙,我們機器都開滿了。6月底開始,跟以前的銷量相比,每一天都增加20%-30%左右。”


上線服務有扔有收

       6月25日,餓了么在上海的“代扔垃圾服務”悄然上線。只要付出12元的單價,就能在3公里內找到人跑腿扔垃圾。雖然其仍舊要求用戶先行完成垃圾分類,外賣小哥只負責扔進對的垃圾桶,但服務的上線,也被人認為是“新的風向標”。
       除了大企業之外,也有不少個人盯上了代扔垃圾這個市場。記者在閑魚上以“上海代扔垃圾”為關鍵詞搜索,發現有44個小區的“魚塘”都出現了這樣的服務,單次收費從2元至10余元不等,甚至還有70元到100元的包月價格。
       而若在58同城上海站中以“垃圾分類”、“代扔垃圾”為關鍵詞進行搜索,出現的結果中不僅有上門服務,還有教育培訓、軟件開發、VR設備租賃等產業。
       點點手機中的支付寶,不到一分鐘就完成了預約。一小時后,社區回收人員上門,以150元的價格收走了閑置近一年的舊電視機,這讓家住靜安區彭浦鎮佳寧花園的李阿姨大呼“太方便了”。
       目前,支付寶垃圾分類回收平臺已覆蓋國內至少16個城市,市民的生活廢品從塑料瓶、紙板箱、紙張、玻璃瓶等,再到大型家具等廢品,均可進行上門回收。
       該平臺負責人楊威說,上線半年來,已累計有200多萬人下單“賣垃圾”,其中回收廢紙近5萬公斤,廢舊塑料近6000公斤。

       “最多的是廢舊衣物,達到了20多萬公斤。”楊威說,這表明市民對于垃圾回收存在迫切“剛需”。


賣垃圾桶的“升級”成搞垃圾分類的

       “真是賣瘋了”,符永林這樣描述自己的垃圾桶生意。在他的辦公桌上,就放著四個“上海版”的迷你垃圾桶。
       每天七八輛大卡車排隊停在他公司門口,上百個工人24小時輪班生產,但依然沒法滿足雪花一樣源源不斷飛來的訂單。
       面對幾十年來最好的生意行情,軍人出身的符永林卻顯得冷靜,“還是要有危機感。”
       他的下屬、業務員羅武軍也在經歷一場變化,“以前是自己找客戶,現在角色反了,客戶自己上門,而我們只做現金客戶。”
       在朋友眼里,他原本是一個“賣垃圾桶的”,現在他成了一名垃圾分類的“講師”。

       而一個工廠背后,涌動的是,在“塑料制品王國”臺州,一大批躍躍欲試的淘金者,他們正醞釀新的財富探索,因為在他們看來,“做垃圾桶的發財了,有人一天就接了2000萬的單子,這就像一個金礦。”


垃圾桶業務員成了政府邀請的“講師”

       “什么時候能發貨,能不能快一點,我們等著用。”給羅武軍打電話的是一個鄉鎮的黨委書記。他來催貨,兩萬多個垃圾桶。
       在禮貌和客氣的氛圍里,他們完成一場溝通。“現在很多地方環境和垃圾這塊都是一把手抓的,地方上都很重視,所以,很多打電話的是鄉鎮的黨委書記。”
       十年前,1988年出生的湖南人羅武軍來到黃巖,尋找他的生意門路。在這家生產垃圾桶的公司,他做起了業務員。
       去年開始,他發現了市場巨大的變化。“以前是自己找客戶,現在角色反了,客戶自己上門,而且我們還可以挑,現在單子太多,我們只做現金客戶。”
       變化背后,是政府治理垃圾的決心和力度。
       羅武軍出差的頻率也日漸增多,原來兩個星期出差一次,現在一個星期兩三次。公司在一些地方政府的招標上面中標后,羅武軍要去和政府單位溝通,落實一系列的后續跟蹤。
       很多省外的鄉鎮會請他過去,做些培訓和指導,“做久了,垃圾分類一塊也很熟悉,我會給他們講應該怎么做,比如和基層政府建議,政策要怎么定,積分要怎么做;和老百姓講,垃圾應該怎么分類。”他說,就是把這個地方合理有效的經驗帶到那個地方去。
       最近,他還接到不少朋友的電話,“以前你是賣垃圾桶的,聽說現在你搞垃圾分類了。”
       顯然,垃圾分類,正成為一種時尚,影響著更多的人。“大家的觀念會慢慢改變。”
       羅武軍覺得,除了給公司賺錢,自己最大的一種榮譽感,是協助當地政府完成垃圾分類的工作。和他一樣,很多銷售業務員成為了垃圾分類的參與者、推進者。

不做垃圾桶,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做塑料的

       因為賣瘋的垃圾桶,這幾天,符永林的公司,不時有媒體來采訪,有的還來拉廣告,業務員羅武軍也上了當地的電視臺。
       在有塑料制品王國之譽的臺州,有上萬家塑料制品企業,每年塑料原料的消耗量高達500萬噸,占全國的十分之一。
       而眼下紅火的垃圾桶生意,正成為當地人茶余飯后討論的話題。
       路橋一個老板一天就接到了2000萬的垃圾桶和400萬的垃圾袋的單子。“都是供給電商的,我們把其他塑料產品停了,另外又去新開了幾套模具。”
       在模具之鄉黃巖,垃圾桶帶旺了模具開發產業,不少塑模公司貼出了新的招人廣告。
       與之相比,垃圾桶之外的塑料制品正是一個淡季,且利潤慘淡。冰火兩重天的格局,讓很多業內人士躍躍欲試,開始放下“臉盆”“花盆”,去瘋狂地開發垃圾桶。
       “垃圾分類一搞,在臺州,不談垃圾桶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做塑料的。”7月8日,一名生產塑料花盆的80后老總在朋友圈發了這句感慨。
       他配了一張照片,幾個身穿時尚名牌的年輕人,圍坐著,腳邊放著幾個垃圾桶,他們在討論研究怎么樣開發垃圾桶。
       “金礦啊”,他這樣告訴記者。他正在考慮轉型,因為,當下,花盆等塑料制品并不好賣,是銷售的淡季,利潤極低。而眼看著巨大的垃圾桶市場,他很想試試。
       他的身邊,至少有十幾個朋友已經啟動垃圾桶的開發。開一套模具好點的四五十萬,小的只要二三十萬,對于這些深耕多年的中小企業主來說,也并不是太大的投入。
       符永林已經看到了這個趨勢,“接下來,競爭會很激烈,可能會出現低價的惡意競爭。”他這樣告訴員工們,“一定要有危機感。”
       對于這個行業來說,速度就是金錢。“新產品前面幾個月的利潤高,但很快會被模仿,價格就跌了。”
       在他看來,在喧囂之后,只有不斷創新,提高品質,才是長久之道。
       “我們剛剛開發了三臺模具,一臺每天能生產幾千個新款垃圾桶。”符永林說。
       當然,無可否認,對于很多人來說,這是一個巨大的商機。
       根據住建部要求,接下來一年多時間內,還有46個重點城市也要步入垃圾分類“最嚴時代”,預計未來五年內,全國的市場都會釋放巨大的需求。

       “我們都想試試,萬一做大了呢。”有80后的老板說。


回收處理蘊含大市場

       垃圾分類的市場規模有多大?記者注意到,雖然各方統計口徑不同,但在近期的一些市場分析中,多方都預測垃圾分類市場的規模至少都在千億元以上,其中部分樂觀者預測將達到2000億元上下。例如東方證券分析報告就顯示,如果以上海模式向全國城市人口推廣,垃圾分類將帶動市場規模超過1960億元。而據《經濟日報》報道,更有業內人士預計,未來一年市場將釋放出200億元到300億元產能,10年內,產業規模將達到2000億元到3000億元。
       企查查數據顯示,6月至今,全國新注冊涉及垃圾分類業務的公司多達165家,涉及再生資源業務的公司更多達4000余家。
       凡立雙2016年就投身垃圾分類領域,創立微度科技,從事智能垃圾分類設備和大數據平臺的研發。“全產業鏈上都有創業機遇,‘互聯網 ’回收主要是圍繞投放和收集環節,但運輸和處置環節也有不少創業機會。”他說。
       甚至對于不能回收的濕垃圾,也有企業盯上了。京東相關負責人向記者透露,在垃圾粉碎處理器品類中,除了傳統的愛迪生和廚邦德之外,海爾、惠而浦、美的、榮事達等家電企業,潛水艇、摩恩、科勒、歐琳等相關建材品牌的產品也在陸續上市。
单机四人麻将电脑版 新2彩票网站论坛 上海福彩快3下载app 北京快三历史开奖记录 分分赛结果 三中三一组期期准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怎样下载 大发快三走势图分析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快乐十分前三直查询 上海基诺彩票玩法